有些教师说“老师教育学生时应该让学生坐着,

问:有些教师说“老师教育学生时应该让学生坐着,以免说变相体罚学生”,对此你怎么看? 网上关于老师体罚和变相体罚学生,众说纷纭。

从小我们受到的教育就是尊师重教,小时候上学的时候,看见老师站着,学生都会主动把座位让给老师,或者给老师搬来一把椅子。现在却反过来了,老师要让孩子坐着。

我有的同学是老师,和他们聊天时,他们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老师是高危职业。听上去很可悲,他说现在的孩子可娇贵了,不敢批评,更不敢打,只要负责任的老师早晚得摊上事。

他们跟我讲了这样一件事,一个孩子放学回家与家长闹矛盾,喝药自杀了,把学校的校长和班主任吓坏了,怕家属一口咬定孩子是在学校受了委屈,直到孩子火化了,校长和班主任才把心放回肚子里。

因为孩子的娇贵,让老师不敢批评孩子,因为有些家长的无理取闹,让老师不敢管教孩子,不要觉得老师不管孩子了,哄着孩子了,孩子每天都开开心心地,没有写不完作业的烦恼,没有被老师批评的难过,就是好事,其实这才是真的害了孩子啊!

你可以拿到证据说我变相体罚你就尽管去告,我教训学生时从来都是让他们站着跟我说话,有时蹲着跟我说话的都有。

其实什么体罚与变相体罚都是教育界的那些蠢人自己搞出来的,以前好好的教学生,就是要写些什么论文,定义什么叫体罚与变相体罚,然后传到家长耳里,什么都变成体罚变相体罚了,罚站一下都不行。

老实说,如果我罚学生站一节课,罚他跑步,罚他青蛙跳,罚他下蹲,他回去告状然后家长找我麻烦的,我愿意跟他周旋到底。因为根本就没有一条法律法规说明体罚与变相体罚会怎样处理老师,最多就是上头批评教育一下,老实说,只是罚罚站或蹲,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变相体罚。

我记得有一年,有个学生上课不认真,我罚他趴在课室后面,后来他不愿意趴,我问原因,他说肚子痛,我就说,那你站着吧,后来他爸来学校投诉,说我明知他儿子做了阑尾手术都要罚他趴地上。这事后来那个我不太喜欢的班主任告诉我了,因为学校根本不接受他的投诉。那个班主任调查过之后给他说了句公道话:“家长,你自己都做过我们的门卫,你知道学生不听话老师是要处理的,而且我已经问过了,老师一来不知道你孩子做了手术,二来人家罚你孩子趴,五分钟他说不舒服就改成站了,那你还要对老师有意见吗?”

后来这家长就再没追究了。

还有,之前我见过我们饭堂主管怎样对待他儿子,因为他儿子不听话,经常违反纪律,他直接要求学校宿管在开宿管会议时把儿子拉上在全体学生面前示众,还要批评他做得不好,明智的家长就会这样做,什么护短的家长,你等着以后孩子堕落了回来有你好受的。

说起这个问题,笔者不仅想起当年的一次家长会。那时笔者参加工作没几年,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一次我召开家长会,会上逐一对每一个学生的在校表现及学习成绩分析介绍,当时我们班的家长会学生及家长都参加,不像今天的家长会只有家长,学校领导也列席。当我介绍一个学生安某某时,来的家长是他的爷爷,老人大概有七十岁左右,老人很严肃的让他孙子站着听,并且自己也站着,还说,老师对你教育你坐下像什么话。我当时一是有点恐慌,一个七十左右的老人站着聆听我一个二十出头的娃娃对自己孙子的教育,有点无所适从,我赶紧让老人坐下,但他不肯,坚持听完。二是对老人油然而生一种敬意。过后,我多次在闲谈中提到过此事,也留意他的几个孙子,发现他的几个孙子都很有教养,学习好,知道有两个考上学了,这也许是老天对尊师重教的人的回报吧。

现在,这样的家长恐怕很难见了,我也想明白了,老人不仅是对我的尊重,更是对老师的尊重,对教育的重视。哎!世风日下,何日再现当年中国教育之良好风气,孩子之幸甚,国人之幸甚,名族之幸甚啊。

谢邀请!

. 请让我先引用几句宋濂的《送东阳马生序》:“余立侍左右,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请;或遇其叱咄,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俟其欣悦,则又请焉。”

. 再说我小时候,父亲给我的教导是:走路让长辈走前面,作客让长辈先入席,夹菜让长辈先举筷,吃饭要给长辈先盛饭……

. 可是,上面一二都是陈规陋俗,早已被新生代踢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 现在,饭桌上,孙子慢吞吞地吃着,爷爷眼巴巴地等着;公交车上,孙子心安理得地坐着,爷爷诚惶诚恐地站着……

. 恰巧,学生来老师办公室了,聪明的你,快给老师想想啊――咋办?

. 答案:这是整个民族的悲哀;蔓延下去,恐成整个民族的灾难!

有些教师说“老师教育学生时应该让学生坐着,以免说变相体罚学生”,我觉得这种说法是过于偏激的。也可以理解为什么有些老师有这种担忧,教育环境不容乐观,教育成为高危职业,真是一种悲哀。


做了二十年班主任,批评教育学生是常态,与学生谈心也是常态。一般来说,学生犯错,哪怕是极生气,我都基本做到先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再找学生。很生气的时候,也有过学生站着我坐着的时候,但我又不喜欢要仰视学生的姿势 ,所以很多时候,我跟学生一起站着,或是都坐着,站还是坐,看情势吧。从来不会去考虑让学生站着就是变相体罚的问题。如果教育学生连让他们坐着还是站着都要固化规定的时候,这个民族的教育真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


但不管是坐着还是站着教育学生,有一条底线是不能突破的,那就是不能伤害学生的人格。就算让他们蹲着,也要让他们知道你是为他们好,作为一名教师,对学生严格要求的同时,要让他们感受到你对他们的爱与关心,俗话说“打一巴掌给一颗枣”,有时候很管用哦。


学校有一名年轻教师,带的是体育班,学生调皮自不必说,年轻的女班主任管起他们来也是毫不手软,各种罚都有,但平时又非常关心学生,学生病了有困难了,她陪着、想办法帮助解决,也经常找学生谈心,对他们提一个个阶段的要求,所以学生怕她敬她爱她,在接受她批评时恭恭敬敬地站着,甘心受她的罚,还会在老师生日时偷偷给她准备生日蛋糕,年轻的班主任感动得涕泗横流~~~

我觉得老师不能被所谓的“体罚”所绑架!

说到“体罚”,几乎是谈之色变!避之唯恐不及,生怕引火烧身!以至于连教育学生时,该不该让学生坐着,这样的问题都出现了。

师道尊严,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尊师!重道之传统。天地君亲师,老师是仅次于父母的重要人物。

尊师,能够体现一个人修养。越是有成就的人,越懂得尊师。或者说,越是懂得尊师的人,离成功越近。明代大文学家宋濂这样叙说小时候向老师求教的情形:“余立侍左右,侧身倾耳以请。遇其……色愈恭,礼愈至!……”

反观现在,老师几乎要对学生恭恭敬敬了。长期以往,就不仅仅是丢失优秀传统那么简单了。而是对教育生态的严重损害!

今天,如果我们在这纠结“批评教育学生,是否要请学生坐着”。也许,明天学生就会将老师踏在脚下。也许,我们失去的将是未来!

个人认为,让犯错学生站着受教育,有何不可?只要我们是捧着一颗心为教育,哪怕因所谓的“体罚”而受责,我也不惧!

这个说法说出了当今学校教育的种种无奈与悲哀,貌似我还见到过类似的说法:学生要供着、哄着,不能打不能骂,更不能体罚。

这操作要搁过去,一定没毛病,百分之百不算体罚。现在要看学生心情:如让学生做违背他们“意愿”的事,都算体罚!

所以,老师教育本身就是“变相体罚”,怎么能教育学生呢?应该给他部手机,让他上课尽情玩,还要倒好开水、放点糖果、瓜子什么的……如果他想打瞌睡,最好送上枕头!

说笑了,其实大多数家长还是支持老师的正面教育,他们也是这样一路过来的——除非是文盲!而且,我当然也不赞成恶意或过分体罚学生。

别动不动强行往“体罚学生”上靠!教育学生时“让学生坐着”确实有一定的道理。有心理学研究表明,让学生坐着,最好并排坐,其实有较好的效果。因为此举可减轻学生的心理压力,内心正在视学生为平等,是朋友关系。

其实更建议父母教育孩子时也这样,和他并排坐,视为同等,或可收到较好效果。

(插图来自网络)

感谢邀请!问题的本身混淆了正常教育和变相体罚的概念,说起对学生的批评教育,谨慎到谈虎色变的状态。批评教育学生时,让学生站还是坐?应该是因人而异,因事而异,没有统一的尺度。现在我想对让学生坐着受教育的事,说一下自已的认识。对于一个学生来说,最讨厌去办公室接受教育,认为自己丢了面子;当你让他或她坐在你的对面时,一下子拉近了师生感情的距离,学生的抵触情绪大打了折扣,你对他或她教育的成功率急增。你让犯错的学生坐下来交流,体现了你对他或她的尊重,体现了你们间的平等关系,那怕是再韧性的学生也会被感动。当师生面对面谈话时,师生的视线几乎在一水平线上,更有利于眼神的交会和碰撞,有经验的老师也能从学生眼神的变化而动察其心理转变。我认为让学生坐下来换批,提高了教育的成功率,而不是回避“变相体罚″,对学生的教育一刻也不同放松,是老师的职责。

真的有点草木皆兵的味道了!这反映了当下教师在学生管理上的无奈,打不得骂不得,是不是也站不得了?想想真是有点黑色幽默,这算是哪门子教育!没有学生管理的教育,就是一个笑话!

更为笑话的是,真就有人一本正经地说了,让学生站着,伤害学生自尊,老师跟学生是平等,不该让学生站着。把站和坐跟平等跟伤害自尊心扯在一起,就是屁话,连屁都不如。屁还有臭味,能引起人警醒,这种话真的连屁都不如。

如果站就伤害自尊心,老师天天站着上课,老师的自尊心不是天天收到伤害吗?如果站着就是不平等,那老师天天站着怎么解释呢?

现在,有一个特别怪异的现象,教育变成了哄和捧,必须哄学生,捧学生,连罚站都变成了变相体罚,真不知要把教育带向哪里?

新加坡的学生犯错,校长可以施以鞭刑,新加坡的学生看来都没有自尊心了。美国是最标榜人权的国家吧?美国的学生犯错,可以关禁闭,可以停课,我们呢,什么也做不了,现在连罚站都有人跳出来说什么伤自尊,我也是醉了!

教育,该回归本源了,不要家庭里惯着骄纵着,到学校里再哄着捧着了,这不是真正的教育,这是不完整的教育,教育,必须有肯定表扬,也有惩戒和惩罚,否则,根本就是伪教育!

可是,现实中,我们的老师被逼着去做伪教育。当教师面临这么多无奈和无助的时候,没有人给出一个可以做和不可以做的规范,界定一下惩戒和体罚就有这么难吗?当学生故意违反纪律时,老师除了动口外,还有什么牌可打呢?谁也不知道,没有人知道!

现在,罚站也有问题了,莫非,传说中的老师给学生下跪的案例,要推广开去,成为教育的一道独特风景线?

"老师教育学生时应该让学生坐着",这点,会让教师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我觉得值得推广!

但如果说"老师教育学生时应该让学生坐着",是为了避免"变相体罚学生",那么,我宁愿不费时费力去教育这类学生!

首先,说说"老师教育学生时应该让学生坐着",确实不失为一种教育学生的好方法。

"三味"有这样的经历:某"熊孩子"因午休时间带头爬学校围墙外出上网,被班主任发现后进行批评教育,并要求他交待同伙,但他态度硬朗,根本不配合。于是班主任将他带到我的办公室,要求将他送回家教一周。

起初,我问了他几句,他不搭理,昂首斜目的神态,让人感觉不出仼何友好态度。

见状,我冷静下来,想改变一下策略。

我站起身,友好而关切地拍了拍他裤腿上的尘土,请他在另一张椅子上坐下。

然后,再问他话时,他态度果然大变,问他什么,他就答我什么,终于愿与我交流沟通,而且也表现出很好的认错态度。

因此,"老师教育学生时应该让学生坐着",实际上是师生互相尊重,平等相待的体现,可以有效拉近与学生的距离,建立一种朋友关系,消除学生与教师间的心理屏障。

其次,说说"老师教育学生时应该让学生坐着",与"变相体罚"的关系。

"三味"觉得,"老师教育学生时让学生站着",这与"变相体罚"扯上关系,不免也太小题大作了。不错,罚学生站,也许会被家长和学生甚至上级行政部门认定为"变相体罚",对这点,老师有再多怨屈,也得接受。但老师将学生叫到办公室教育,学生站着,这也不是"罚"啊。

如是真有那么一天,"老师教育学生时让学生站着"也算"体罚"学生,那么,老师的职责就只剩下"教书"了,老师的工作也变得"简单轻松"了!会有这种好事吗?

本文由威廉投注网址发布于教育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有些教师说“老师教育学生时应该让学生坐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