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中小学职称工资制度广受诟病,如果取消职

问:一些中小学职称工资制度广受诟病,如果取消职称与工资挂钩,会怎么样?


作为一线教师,大部分都深受职称之害。年轻时有能力评职称,却没有资格,等到年老时有了资格,却不一定有能力。

我是一名工龄20多年的语文老师。以前觉得那些工作二十多年都没评上职称的老师,在工作上一定不是好手。等到自己该评职称时,才发现这里面有许多原因。其中没有指标,限制了大部分老师评职称。

我是工作20年时才评上一级职称的。我不敢说我有多优秀,但是至少在我们学校我的课上得最多,业绩也不差。市级语文骨干教师,县级骨干教师,优秀教师。不管你的教学能力有多强,没有职称指标,一切都是空谈。

因为评职称,送礼、受贿、拉关系不在少数。这让学校这块这块净土变得不再纯净。老师该评职称,却一直评不上,丧失了工作积极性。这也怪不得老师,老师也是普通人老师,也要养家糊口,结婚生孩子,赡养老人,买房买车,只有有了。只能保证了稳定的生活,老师才能静下心来,好好工作。这搁谁身上都不一定想得通。同时参加工作的,高级职称可能比初级职称高一两千,一年就是一两万万。老师的工资工资又有几个一两万呢?

如果取消职称,工资收入真正实现多劳多得,能者多劳,能够最大限度地调动老师们的积极性,最大限度地发挥老师的潜能,这将有利于教育的发展。

这个问题很棘手。就谈谈个人看法吧。职称级别是教师综合能力考核结果的称谓。它包括文凭、教龄、工作表现、教学能力(主要指教学成绩)等方面。就自己说吧,我1988年评职称时,初中文凭,我评的是小教三级,1994年,我中师毕业,再评时,成了小教一级。到2000年时,我大专函授毕业,评上了小教高级,直到现在。我的工资随着职称的变化而增加。1998年大专毕业后,听人说文凭不与工资挂钩,当时我想文凭总能体现个人学业水平能力吧。职称与工资挂钩,职称高的,工资就高,这对于年轻的教师来说有点不公平。毕竟工资少啊。职称与工资如果不挂钩,那得看工作量了,工作量不仅包括教学任课工作量,还包括管理工作量,学校分配任务工作量,组织学生活动工作量等,完成工作量多的,质量高的,工资就多。这样一来,老教师就不满意了。我觉得事事不可能都满意。要是以完成工`作量多少定工资,此法可行,但也需要考虑55岁以上的老教师,适当照顾。这样两者兼顾,两全齐美了。仅是我的看法而矣。

只能气死那帮爱钱如命,叼心钻营,苟且求利,认贼作父,折尊求名,两头寸蛇人物。也不能立既去掉,不然先前投劳,校园群嚎,岂不成驴嘶马叫的饲养场?有人想评高级,曾给市局弄了一万,它都嫌少,可之前,一个从不会代课的公公把它拜为干爷,没花多钱弄了个一级。人家不让我花钱,只让我给局长瞬间弄个干兄弟上职校,我没答应,自然也就评不上一级了。因为,我没那夲事,一要它她妈同意,才能完成。二是十月怀胎,长成人还得几年呀。三要长成十几岁后,其本本人也有选择的权利,我没有强夺人权的强势。四要经得未来儿子同意,五我没那义务。王八弹琴,别当音乐家,让我生气,背着二级过一生,被王八公认有何意,只愿无愧与天地,这就是当前的教育!悲!

现在诟病的人会继续诟病,因为能干的,教育好手没了积极性,86年之前我经历过大锅饭,班主任军训学农没人愿意,科研没人干,全校一潭死水,各个小圈子议论纷纷,没有凝聚力。现在诟病的人,往往都是自我感觉特良好,真才实学没有。我们对这样不自量力的,学校发展项目,专业开发,课程标准撰写,教材编撰,实验实训基地建设方案真心请他一起做,真心实意提供一切合作便利,但大多数半途退出,说学校还有这种事要做啊!今后安稳努力教书。说句心里话,叫我上课还是我轻松一点,带有休息的时光。

关于职称,相信很多人都有一肚子的意见,其中呼声比较高的,莫过于“职称与工资脱钩”。毕竟,对于职称,大家关心的不是称号,而是待遇。

作为一个做过多年职称工作的人事工作者,我基本上赞同这个改革思路,但是,职称问题绝对不是与工资脱钩就能解决的,这也许只是第一步。

如果不与工资挂钩,职称还有存在的价值吗?

职称的本质就是身份,而身份最重要的作用就是对应待遇,不光是在本单位可以享受待遇,将来调动到其他单位,还可以按照身份对应待遇,这是职称的真正价值。

但如果工资与职称无关,学校完全以本年度(或上年度)的工作表现,承担工作任务情况来兑现工资待遇,那职称就失去了意义,教师完全没有必要去评职称,也没空评职称。事实上,在一些民办学校,教师工资都是约定好的标准,一人一价,也不存在什么职称、学历的对应,学校也不鼓励评职称。这些学校的老师,如果没有别的想法,基本上就不会考虑职称问题。如果全社会都采取这样的方式,那职称就没有改革的必要了,直接取消掉就好了。

其次,工资与职称脱钩,教师就可以安心教书了吗?

工资与职称脱钩了,教师就不用在上课之余忙着写论文,报奖,争荣誉,教师就可以回归教学本职了,是这样吧?表面如此,实际上问题并没有解决。

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即便是公办学校的教师,待遇也是有差距的,如果回到大锅饭年代,恐怕教师更会怨声载道。那既然存在待遇差距,就要会涉及到分配制度。当前薪酬一般是岗位工资(体现岗位差别)、薪级工资(体现工作年限)和绩效(体现工作业绩)三部分。目前,这三项与职称都是挂钩的,如果脱钩,那就出现了两个新问题:

一是岗位级别要重新确定。任何行业任何职业都会必须有一个金字塔似的职业发展路径,否则,从业人员就会失去工作的主动性、创造性。教师也是如此。教师除了日常投入的时间外,工作质量也是千差万别,好老师一堂课能顶普通老师10堂课,那好老师上一堂课的报酬就应该远高于普通老师,否则,谁愿意去琢磨去研究教学方法呢。而这个报酬标准就是岗位级别。以前,岗位级别是与职称级别挂钩的,如果脱钩了,必然还要找另外一个东西来挂钩,可能是职务,也可能其他什么新的事物,但不管是什么,最后都要进行评价,最后也会形成金字塔式的分布,跟职称并无区别。

二是绩效分配要有新的制度。如果说岗位级别是管长期的,那绩效分配就是管当年的,其本质区别不大,都是业绩评价。教师在学校工作,教学质量有不同,教学工作量有不同,有些教师还参与了其他服务工作,这些都是要折算成待遇的,所以都需要有相应的制度和标准。由于职称与工资不挂钩了,所以绩效的计算就更加重要了。对私立中小学,绩效老板说了算,但对于公立中小学,这个任务还是着落到地方教育局。最后出来的政策,要么吃大锅饭一团和气,只要有差距,大家都会按着能拿更多的方式去工作,这就是导向。

所以说,真正在背后发挥导向作用的,是收入,而不是职称。收入与职称脱钩了,与教师的工作不可能脱钩。要确定教师的收入,归根结底还是要评价教师的工作。

我的观点:职称和聘用相结合才是当前最佳解决之道

如上所述,我始终认为,取消职称或者实行待遇与职称完全脱钩的办法,都不能从实质上解决问题。教师评价的根本问题在于教学工作难以评价,而这个问题,短时间内基本上是无法破解的。而当前,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在职称和待遇之间增加一个“聘用”环节,这就相当于在职称这个水龙头后面增加一个水龙头,双重把关,也使职称和待遇之间实现间接脱钩。可以按以下步骤来实现:

一是放宽职称条件和名额,不再以论文等作为强制要求,使更多踏实工作的教师都能正常晋升。但职称仅是一个资格,不按此兑现待遇。

二是校内设岗和竞聘,根据不同层次学校的需要,在每所学校设立相应比例的正高、副高、中级、初级岗位,通过校内竞聘形式聘岗。比如正高岗,原则上需要正高职称,以及教学影响力等其他条件。聘任后,签订聘任合同,明确每年的教学工作量,明确开展教学研究等工作的任务。

三是严格按照合同考核,考核合格的,可以继续聘,同时可以上调一级薪资,考核不合格的,不予调资,或者予以低聘,空出来的岗位重新竞聘。

这样做可以有效解决教师职业发展问题:踏实工作的教师即便聘在普通岗位上,也可以不断上调工资,表现突出的教师则可以申请高聘。评完职称就不上课的教师是聘不上岗的,聘不上岗就无法享受相应待遇。

总的来说,以上思路的关键还是在于严格聘用管理,如果不能严格按合同能上能下,那最终仍然会落到跟职称一样的结果。

教师工资之间的差距,除了地域性差异以外,主要是职称上存在差距。

初级职称和高级职称的工资相差在一到三千块钱不等。这对于拿固定工资收入的教师来说,差距是非常大的。




就当我们当地来说,初级职称教师工资大概在3000多将近4000块钱,而高级职称的教师工资则在6000多将近7000块钱。

因为教师的工资直接和职称挂钩,因此上职称就成了教师追求的至高目标。

但由于高级职称的名额限制,硬性条件的规定一年比一年严格,一年比一年高,高级职称评审也一年比一年难。很多教师从教20多年30年,职称到了中级以后,就成了没法突破的瓶颈。由于职称问题解决不了,所以工资就只能停留在初级或者中级的层面上。



但在实际工作中,初级、中级、高级教师所承担的教育教学任务基本上都是相同的。甚至还有一部分高级教师因为年龄问题,身体问题,从教育一线退到了后勤教辅岗位。

这就造成了教师的职称与岗位不匹配的问题,也就造成了教师待遇和所承担的教育教学任务不匹配的问题。

如果取消了职称与工资挂钩,也就不会再有那么多的教师为了职称问题而煎熬和奔波。同时,也遏制和消杀了因为职称评审中的不公平不透明的腐败现象。



如果取消了职称与工资挂钩,把教师的待遇完全与绩效挂钩起来,真正实行多劳多得,优劳优酬的分配原则,这样能够最大化的激发和调动教师的工作积极性,有利于管理,有利于工作,更有利于教育的发展。

职称确实有很多问题

第一:名额有限制。

无论你再优秀,名额是固定的,名额满了,再优秀也不能评。

第二:人为因素多,易产生腐败。

评职称必须要有证书呀课题呀!这些东西不是你做的好就一定有的,当权者更易获得,所以更易产生腐败。生活中我们也发现,从未上过一节课的校长都能评上,极为不公。

第三:工资差距较大。

中高和中一相差近一千元,但大家的工作量是一样的,不能体现多劳多得。甚至有的老师一评上中高就不上课了,老师们心里怎么会平衡?

所以取消工资与职称挂钩,势在必行。

可参考公务员晋级制度,按工作年限到期自然晋升,特别优秀的可提前晋升。为了督促大家努力工作,可设置不同等奖金。

学校的工作,不存在特别优秀的。大家的教学水平和业绩也都差不多。不要人为的把人划分为三六九等,不利于和谐,更没有任何的激励作用。

不是所有的行业都适合竞争,教育更是如此,尤其老师。他们更需要一个和睦的教育环境,而不是勾心斗争、尔虞我诈、斤斤计较,为了职称,老师们反目成仇的也不少!他们应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教学和批改作业上,更不是论文呀课题什么的!

中小学老师能研究出什么?课题也取消了吧,真没什么用!

所以强烈建议取消职称!

同意的老师顶起来!

中小学职称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有一部分老师认为教师职称制度不合理,有的网友认为取消教师职称评定,或者取消职称与工资挂钩。如果取消职称与工资挂钩,哪又如何来计发老师的工资呢?有的网友想到增加教龄工资或者工龄工资,实际上这又回到了吃大锅饭的现状,不过,增加绩效工资和教龄工资倒也是一种不错的办法。

教师的工资包含有职称工资,而职称工资又是教师工资差距中较大的一部分。以两位同时参加工作的老师来比较,中级和高级职称每月相差1000多元,初级和高级相差就是2000多元。而绩效工资的70%也是按职称进行计算,那30%的绩效工资拿出来统一分配,实际上并没有多大意义,想占便宜的某些人总会想办法把自己拿出来的钱捞回去。

而目前的一个现状是,职称越高工作越轻松,工资收入越高。一些年轻教师工作量大,而收入很低,在工作积极性方面,难免会受到一定影响。提出取消职称与工资挂钩的想法也很正常,要解决这个问题,可以让职称与工资脱钩,取而代之的是增加绩效工资,按照多劳多得、优质优酬的原则进行计发工资,同时增加教龄工资。这样可以充分调动教师的工作积极性,增强教师的忧患意识,能够更好促进教育的发展。

现在学校的"县管校聘"即将全面推开,对学校的工作岗位进行竞争上岗,这是一种很好的教育管理模式,促进老师奋发向上、兢兢业业的工作,也给那些占着岗位而不认真履行职责的老师敲响了警钟,有的高级职称老师甚至没有在教育教学第一线上课,这也是造成学校内部矛盾的原因之一。

的确中小教师职称评定让人心寒,几个所谓的专家评委在阴暗的角落里给一个老师定好坏太武断了吧?倒像是劫道的土匪“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职称过,留下买路财”。本当是一位爱岗敬业、品德高尚且把青春奉献给农村教育的老教师,因过劳患重病倒在毕业班岗位上失去最佳晋升中级时机,好不容易轮到一指标,并把不幸遭遇言明,但被硬生生拒之门外,这样的黑道式职评有何意义,不易图财害命吗?

请放心,教师是有高度的自觉性就纪律性,是有高度的职业素养和政治素养,是有渊博的知识和高尚的人格。只要公平公正,别给我们分级分档,把我们当教师看待就夠了。我们一样的年令教龄,我们一样的到校离校,我们一样的备课上课,我们一样的批改辅导,为什么要弄个级档,把我们分化瓦解分崩离析,乱了我们的心,乱了我们的意,乱了校园,乱了教育,工资差好几千,尊严差好几等,大多数没上高级的都不愿意教学了,伤心了伤身了,没面子没心情,低工资低尊严,如果取消职称,我敢保证百分之九十五的老师都会积极的工作,不取消百分之九十五的老师都不会积极的工作。

本文由威廉投注网址发布于教育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些中小学职称工资制度广受诟病,如果取消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