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得了癌症后,有些儿女希望老人早点死,这

问:老人得了癌症后,有些儿女希望老人早点死,这是什么心理呢?你怎么看?

说一下我的感受吧,我父亲去世的比较早,2000年吧那时医疗条件不好我父亲是器官衰竭走的,那时候无论我母亲怎样精心照顾我的父亲得了褥疮身上屁股上都是脱皮流出黄脓一样的水,以至于后脚跟都烂掉了,母亲除了每日泪水连连盐水消毒摸药也无计可施,一直到我父亲去世。我母亲在她以后的日子中时不时提到我父亲时总是提醒我如果有一天她老人家不行千万不要让她遭罪,她不想像我父亲那种样子。可见父亲当时的情况在她老人家记忆中是恐惧的。近期我的母亲也病倒了经过一段时期治疗无效后她回到家中卧床一段时间她的身上也许像父亲一样。她什么也不知道躺着那昏睡仿佛这个世界与她无关。反倒是我每日泪水连连活在自责中。如果当初不抢救她,她肯定会完好无损走。不会像现在一样浑身插满了管子他。经过两位老人的经历我给自己的家人做了口头遗嘱,希望我如果以后出现这种情况请千万不要在我身上插任何管子。不要抢救我。因为我害怕我会像我父母那样。如果那样我情愿不要救我。

我的母亲七十八岁时出现老年痴呆症。半年后生活不能自理。八十二岁时脑出血,经抢救总算保住性命,但成了植物人。因我本人是护士,所以老妈的日常生活及护理都是我来完成的。出院后我给老妈买了气垫床,尽量做到每两小时翻身一次并按摩受压部位,做到勤换床单,勤洗澡,勤换内衣,她老人家没有发生褥疮。最烦脑是大小便失禁。小便还好解决,可以用尿不湿。因老人已无意识,每次大便都是我用手抠出来的。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无法理解那种感受的。因当时我还没退休,在急诊科工作也很忙。回到家中又要面对毫无意识老妈,总有做不完的事啊。当时我真的连死的心都有了。这种日子我熬了两年,直至老妈八十四岁离开。所以我对我的女儿说,如果我有一天患了绝症或生命已走到了尽头,请不要釆取抢救措施,让我及早解脱痛苦,有尊严地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希望国家尽快出台安乐死的法规,让每一个没有生活质量有意愿结束生命的人都能有尊严的离开这个世界。

在某些特定的时候,不仅患者的家属希望患者早点死,甚至患者本人也希望自己早点死掉。

因为患者只是过着没有任何质量可言的生活,甚至已经丢掉了做人的尊严。

他们多活一分钟,都是对自己的折麽。

然而,我们的国度并不准许安乐死。而且,我们的文明文化、社会道德对家属也有着更多不切合实际甚至没有人性的约束。

绝大多数时候,我们就是这么矛盾着:一边不希望患者承受更多不必要的痛苦折磨,一边又因为舆论压力道德要求而对患者进行所谓的抢救;一边希望自己能够有尊严的活着,一边又不敢去正视死亡。

虽然我们的文明有几千年,我们的物质财富也已经极大丰富,但不可否认的是:我们始终没有学会如何去正确面对死亡?

举个例子:

今天中午,我在抢救室里接诊了一位78岁的老年女性患者。

患者因为纳差乏力十余日被子女送进医院,因为老人独自居住,所以平日里的进食情况并没有子女清楚。

直到今天子女们突然发现老人似乎爆瘦了许多,才赶忙将老人送进医院。

体格检查时,老人就对我说:“我说不要来检查了,死了算了。”

此时我还在“欺骗”着老人,哄着她说:“又没有什么大毛病,怎么能不看呢?”

CT发现老人存在着贲门部的占位,考虑消化道肿瘤。

几个子女商量后,决定放弃任何治疗,带老人回家等死了。

很明显,存在老人身上的问题不仅是消化道肿瘤可能的疾病,更多的是我们所不知道的家庭疾病。

可以想象,过不了多久,老人就会失去自主的行动能力,就会卧床不起。

到了那个时候,对于老人来说,该是一种何等残忍的境地: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再举一个例子:

半个月前,抢救室里来了一位车祸后气管切开的男性患者。

对于这种器官切口,长期卧床的患者来说,反复的肺部感染、持续的大量粘痰、不可避免的压疮几乎都是必然的。

这一次患者同样是因为持续发热而被送进了抢救室。

虽然患者的病史很清晰名了,但是重症肺炎却很严重。

他的妻子抹着眼泪告诉我:“你告诉我他还能活多久?”。

我本以为是家属在关心体贴患者,是对患者的不舍,我回答道:“这个不好说,要看具体指标和治疗情况”。

没想到的患者的家属却又说:“早点死了就好了,就不用受罪了!”。

我诧异的看着患者的妻子,震惊于她说的话。

既然这么希望患者早点死掉,又何必要送进医院?

医生尚且没有放弃,家属就这么放弃了?

但,我转眼一想,便又深深的理解了家属的话。

患者五年前意外车祸,气管切开、卧床不起的五年来一直都是妻子不离不弃的照顾。

这五年的照顾却不是一项轻松的工作,而是考验着人间真情和人性的任务。

我完全可以理解家属说这句话的心情,这种场景也并非第一次出现。

家属只是在抱怨,只是在宣泄,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来反抗命运。

这句话不仅不是家属要放弃患者的意思,反而是特别关爱患者的体现。

因为对于这位患者来说,每过去的一秒钟都是痛苦的,都是毫无意识没有尊严的苟延残喘。

可惜的是,我们还没有学会在该放手的时候放手,还没有懂得该如何去正面死亡。

请永远记住一点:不要轻易去对别人的选择指三道四,因为你根本不可能去体会理解他人的生活经历。

虽然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但是,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够决定自己的死亡。

或许,这一天的到来并不是很遥远。

让更多人了解更多一点!

  谢谢邀请。

  就家里老人得了癌症,真的是晴天霹雳。

  当你知道消息的瞬间,马上就会懂得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意义。

  这是绝症,有钱没钱的区别意义并不大,都逃不掉一死,关键则在于,你明明知道自己最亲近的人得了这样的病,你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除了恐惧,什么都没有。

  对于普通人家来说,除了经济上的压力之外,最多的就是感情上的难以自拔。

  没有人希望老人早点死,我遇到过很多病友,大家都非常艰难,但是每个人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延长亲人的生命。

  这段与死神角力的过程,最难熬的便是自己看着亲人遭受病痛的折磨。这种折磨,真的是没有办法用文字来形容的,生不如死,虽然说的准确,但又没有表达清楚。

  得了癌症的病人,平常哪怕是一个轻微的咳嗽,都会感到害怕,担心是癌症引起的并发症,担心是癌症在作怪。

  很多时候,真的是希望亲人没事,哪怕用自己的命来换,虽然这话说起来显得那么假。但这真的是内心真实的想法。

  不是儿女希望老人死,其实是担心老人活着受罪。

  无法再继续说下去,伤心,太伤心。

  

姥姥年轻时是村子里最水灵的姑娘。结婚后一共生了七个孩子,两个在小时候生天花时死了。姥姥白天在豆腐厂上班,晚上接活在家里给别人洗衣服。到老年时,她的手裂着小口,就像是破裂开的树皮,黑挲挲的,又扎人。

有一年她感冒咳嗽,越咳越历害。大家让她去买一瓶止咳药,她说:“没事儿,咱又不是小姐的身子,为了五个孩子也得顶住呢!”从这以后,她就患上了气管炎的病。每年冬天都犯病,一天到晚止不住地咳嗽着,脸都涨成了紫红色。但为了节省钱,她只是吃几粒甘草片。

由于没有及时治疗,年轻时落下了病根,姥姥的气管炎加重,成了肺心病。以后每年都要住医院,五个儿女也忙的不亦乐乎。姥姥出院后,五个儿女就要平摊医疗费用。到最后,由于长年吃药,姥姥又患上了糖尿病,连大小便也不能自理。

那年冬天她犯病严重,刚出院就又犯病了,大家就没再送往医院,看着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我问姥姥平生最疼爱的大舅:“为什么不送姥姥去医院呢?”大舅面无表情的说:“你掏钱吗?你能给老人端屎接尿吗?”我楞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知道自己没有这个能力……

姥姥啊,倘若你年轻时用自己赚的辛苦钱,及时的为自己治病,可能这会儿你还很健康,是个老美人儿。儿孙围绕在你的膝下,正在享受着天伦之乐。

说说我最痛苦的亲身经历吧!

我爸爸2015年因直肠癌去世,我和姐姐两个放弃工作,到处借钱给我爸筹医疗费。但是直肠癌是绝症,再多钱也没有用,只能一天天被痛苦折磨,一天天等到死亡。

在我爸爸生命的最后一个月,没有亲身经历过的永远不会体会到有多痛苦,用千刀万剐,五马分尸,生不如死这个词语来形容都不够。很多人远在一千多米以外都能清听到我爸爸痛苦的哀嚎声。但是没有办法,谁也帮不了,我和妈妈姐姐只能一起痛哭,一起饱受折磨,我姐姐好多次直接哭晕死过去。

当我看到我爸爸一天比一天痛苦,看到我妈妈身体越来越消瘦,脸色越来越苍白,看到我姐姐一次次的哭晕和那双哭红的眼睛,我真的越来越受不了,担心我老妈身体受不了,担心我姐姐会哭死掉。无奈之下,我真的好几次跪地求老天爷,希望可以快点把我爸爸给收了,好让我爸爸早点结束痛苦,得到安息,也好让我妈妈,姐姐,还有我自己能够快点振作起来。爸爸倒下了,但我妈妈,姐姐,还有我都不能倒下,我们必须要坚强,要振作起来,这也是我爸爸所期望的。曾经有好几次我爸爸因痛苦难忍,因为看到我们因为他吃不好,睡不好,看到我们一天天消瘦,看到我们哭肿的眼睛。就一味的求我们去给他找一包老鼠药或者一瓶农药,好让他快点结束痛苦,好让他不在拖累我们。但是我们能怎么做吗?不能,只能天天痛苦的守在爸爸身边,直到他落下最后一口气。

看完回答,也许有些朋友会觉得我比较心狠,我只能说,那是你没有亲身经历过那种痛苦,所以是你不懂。

说说我亲身经历的事情吧,我叔叔被车撞了抢救过来了也不能动,浑身瘫痪,大小便失禁。看着他活受罪真的很难过,他没有自己的孩子,有一个养女还有一个二十多岁赶来的婶婶的儿子,也就是赶子,我们这边这么叫,不知道你们怎么叫的。那时候他养女小,赶子对他不错借钱给他看病,但是他不是本地人,好多人不敢借给他怕以后叔叔死了他不还钱跑了。

那时候我们的心理确实是不希望他那样活着,家里得有人上班挣钱给他医疗费,肇事者逃逸被抓了也没赔多少钱,基本都花光了。谁都得生活,也不可能长期照顾他,他那都撞坏了,浑身没一个好地方,吃饭都是胃管,只能吃流食。

那样的活受罪真是不如死了呢!话说回来癌症患者如果是晚期,也是别治了,把钱拿来游玩吧,吃点喝点,把一辈子没了却得心愿都了却了吧!那如果是早期,还是要治得,很多癌症早期都可以治好的呀!没有经历过我们不能评判人家得对错,也许人家是想让他早点解脱吧!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作者:一个菇凉一家人


妈妈从确诊胰腺癌到去世整一年的日子里,我亲眼目睹了妈妈经过化疗后,呕吐、乏力、掉头发等等症状。最痛苦的日子是妈妈临走前的一个月,妈妈住在医院监护室,身上带满了各种仪器及管子,且全身肿痛,特别是肚子,鼓得像个大圆球,液体都没地方扎了,住在医院的小床上,翻身都很困难,真的很痛苦很痛苦,那时候虽有不舍,但是还是想如果医院都无法减轻妈妈的痛苦,不如让妈妈早早走,少受点罪呢。最后,妈妈也要求回家,我们也不想让妈妈再受罪,就把妈妈拉回到家里。从医院回到家,六天后妈妈走了,我们几个孩子都说妈妈终于解脱了,走了极乐世界,不再受痛苦了。所以,如果自己的亲人到了生命垂危的时刻,就让待在家里安安静静的走吧,别去医院折腾,让亲人受罪了。

我小区田红五十二岁,很不幸她妈得了晚期肺癌。俗话说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田大妈没有任何收入,是个和土砢拉打交道的农村人。虽说七十五了,可命运不济。生育了五个儿女,唐山大地震砸死了二个。后来又有二个孩子得病夭折了,白发人送了黑发人,把个田大妈生生地煎熬成了个药罐子。

一人有病,全家着慌。田红是个独苗了,推也推不开,可怜她还有四个小孙子要照料。田红生了二个儿子,大儿子一儿一女。大的六岁,小的二岁。小儿子生了一对闺女,才三岁。恨不得长着千只手,一天忙的脚不沾地,小孩子哭叫,感冒发烧当奶奶的得管。呻吟不绝的老娘,也得按摩前胸后背的,累得田红快吐血了。

老娘还去了北京协和医院做了手术,为了这百分之一的生还机会,上来下去的花了五万八,报完销。好在,老娘下了手术台。开胸手木九个小时,好不好良心也安了。老娘只有一个,砸锅卖铁也得治啊!儿女的孝心牛毛长,父母的疼爱牛毛多。田红也是个纯农民,丈夫十几年前还得了脑血栓,啥活也干不了,也就没有一分钱的收入,日子更是很不成光景!

老天爷饿不死瞎家巧。好在二个儿子都舍得力气,在纵横钢厂上班了,一个月也挣三千左右,好歹能维持生活。田大妈做了手木,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像秋天的枯叶,看着太让人怜惜。又强支撑着化了四个疗,上来下去的,又花了一万多块钱。救得了命,治不好病。佛度有缘人,田大妈缠绵病床一年零二个月。田红陪睡在身边,喂水喂药,擦屎倒尿,按摩全身的,累得脱了相,为了不后悔,几乎拼了。

家里炕上有病人,真是地上是罪人。田红日子这样,雇不了保姆,只是样样亲力亲为,她也不是铁打的,最后累得出了声,祈祷让妈妈早点往生。没有人和她替手换脚的,她的脸都青了,眼窝也凹了,走路都晃了,端了盆水,连盆都泼出去了。独生子女尽孝,体力就是一道坎。老娘病了,心里也疼她,可病折磨的,没好脾气,也是拿闺女撒,说起来都是泪呀!

田大妈瘦得皮包骨头,驾鹤西去了,田红足足住了半个多月的医院,都一年多才有精神料理家务。父母是最亲的人,经济体力允许,谁都想当孝子。还有,老人真得了绝症,屎尿都没法自理,喘气都难,又疼痛难忍,也许,有尊严的安乐死也未尝不可。


看到这个问题,做为一个见过癌症绝望的人想说说心里话,我希望能给癌症晚期病人有癌痛的人安乐死,我亲舅直肠癌晚期,癌痛满地打滚,撞墙,呼天喊地,那个场面令人不寒而栗,镇上医院所有的止痛针药都没有用,想把他送去市里,没有车敢装他,也没有人敢靠近,疼痛让他失去理智,什么都打什么都砸。在一次癌痛时把自己淋满汽油,活活烧死了,也就是说癌痛比焚身更痛,可想而知。据说只有三甲医院才可以开吗啡之类的药物,才能止痛。癌症晚期癌痛真的太痛苦了。现在父亲又得了胃癌,他坚持要治疗,动完手术半年,化疗三次,现在倒是能吃能喝,只是身体极差,走路都走不了多远,希望他不要经历癌痛,不求别的只希望他能安详的离去。


本文由威廉投注网址发布于健康问答,转载请注明出处:老人得了癌症后,有些儿女希望老人早点死,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